首页

美军推崇“低特征能力”为哪般

时间:2018-03-27 10:49 来源:首页 点击:

  美国国防部在其颁布的《联合作战顶层概念:联合部队2020》文件中,提出了全新的“全球一体化作战”构想,并首次提出了“低特征能力”这一概念。美军认为,包括了赛博空间、太空、特种作战、全球打击和情报、监视与侦察等各种能力在内的“低特征能力”,必将在未来的联合作战中发挥更加显著的作用,应成为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内美军能力建设和运用的重点。

  为何要将上述久已分散存在的、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各种力量,纳入一个全新的顶层概念之中进行统筹规划,并将其置于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加以强调?美军认为,上述能力有利于降低美军全球行动、全球干涉的高昂代价和风险,或能满足美军“全球一体化作战”的需求。为此,必须将其纳入一个统一的概念范畴之中,以此牵引各种能力的日常建设和作战运用,充分发挥“低特征能力”的内在优势。具体原因有四:

  着眼现代战争的透明性,运用“低特征能力”降低行动阻力。现代战争,是镜头和话筒下的战争,媒体的全程跟随和“全程实播”,一方面将战场情况真实地反映在世人面前,有利于战争主导一方争取民众支持、赢得舆论战的胜利;但另一方面,战争残酷和血腥的景况、不断增加的伤亡数量也成为国内民众“反战”的弹药和题材,对于政府当局执行既定政策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。因此,灵活运用各种“低特征能力”便成为强国的替代选择,这些能力本身便具备低可观测度,网络空间攻防、空间侦察与对抗、特种部队的渗透袭击、无人机的长航时侦察监视打击等行动,本身就有很强的隐蔽性,加之又发生于民众较为“无感”的电磁、网络空间等领域,较难引起民众的普遍关注,不易引发国内民众的强烈反对情绪,也可以降低行动驻在国民众的敌对情绪。

  规避持久消耗的残酷性,运用“低特征能力”塑造速胜开局。像第一、二次世界大战那样“势均力敌”的长时间厮杀,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无法承受之重。对惨痛代价的恐惧一方面增强了和平一方的力量,阻止了大规模战争的爆发;另一方面也迫使军事强国寻求办法规避没有必胜把握的长期消耗,力争在正面交锋之前即将对方削弱至“一推就倒”的状态。海湾战争之后美军主导的历次局部战争开始之前,美军都运用自身强大的网络、电磁和太空能力和特种作战行动,在物理域、信息域和认知域多管齐下地展开隐蔽攻击,使用节点破击、网络攻击、心理欺骗、舆论操纵、甚至是策反收买等手段肢解敌人的作战体系。在充分削弱敌人的抵抗能力和意志之后,才出动兵力进行“显性”的短促突击,赢得战争胜利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能力的使用,不仅具备持续削弱对手的能力,还具备收放自如的优点:在国家间对抗尚未发展至战争阶段时,使用此种“非显性”能力的顾虑较小,引发局势升级的风险较低;既不妨碍战争准备的进行,又能在最后关头方便地收手;既能高效地打击敌人,又不至立即引发战争成为霸权主义推行“战争边缘”政策的首选。

  基于稳定行动的持续性,运用“低特征能力”降低行动代价。短促突击、赢得胜利之后,是漫长且代价高昂的稳定行动。在民众敌意的环伺下使用显性军事手段,不仅难度巨大、代价高昂,而且还可能激化对立局势,陷入“越打越糟”的泥沼。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持久战争行动就是这方面的鲜明例证。惨重的人员伤亡和高昂的军费开支迫使美军转变思路,采用更为柔性更加委婉的低特征能力来解决问题。如2006年6月,美军在采取常规军事手段执行“牵制拉马迪”任务效果不理想的情况下,及时转变思路,找到了牵制拉马迪的关键在征服其部落首领。在得知这些首领们迫切地想保护他们自己的部落和家庭时,美军采取了帮助部落成员建立警察所自己保护自己的民事手段,最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该战例还被写入《美国陆军作战概念2016-2028》之中。显性军事行动无法达成的目标,运用诸如民事手段之类的“低特征能力”便能轻而易举地达成,不仅避免了大量的伤亡,还降低了维持的费用,效费比极高。因此,美军在“全球一体化作战”构想的另一个关键要素“跨域协同”中提出,未来作战中,美军强调要有能力通过协议、授权命令等方式,与民事权威部门共同控制当地局势。

  瞄准全球响应的时敏性,运用“低特征能力”加快反应速度。自海湾战争以来,世界各国陆军的转型和改革都不约而同地朝着“瘦身”方向发展,努力打造一支精干和高机动的陆军力量,通过提高陆军的战略机动能力,以提高应对世界范围内突发事件的效果。“一个及时到达的营远胜于姗姗来迟的军”已成为各国的共识。美军正是受到了海湾战争“易受攻击之窗”的刺激,由此开始了大刀阔斧的“瘦身”计划,诸如重型“十字军战士”火炮、“科曼奇”直升机项目的下马、“斯特赖克”中型旅的组建,无一不是这种思路的体现。然而,常规部队的轻型化存在着天然的限度,永远也无法达到“瞬时响应”的地步,总有鞭长莫及之时。此时,不依赖于大量后勤便可快速部署、快速行动的“低特征能力”即可派上用场,以此提高军队对突发事件的响应速度。因为相对于实体大规模兵力的调动,网络空间的攻防、卫星的离轨机动、舆论的预先造势,以及小规模特种力量的行动等都要快上一步。比如2014年3月的“马航失联”事件,相关国家在海上力量未到达之前,卫星即先行抵达进行搜索即是一个例证。

服务信息
菲防长:菲重开苏比克湾就是为南海 就对抗中国

菲防长:菲重开苏比克湾就是为南海 就对抗中国

美媒:美无人机将在南海大展拳脚 曾遭中方谴责

美媒:美无人机将在南海大展拳脚 曾遭中方谴责

美媒:苏35优于中国所以现役战机 中国试图购买

美媒:苏35优于中国所以现役战机 中国试图购买

解放军赴俄参演舰队遭日本监视

解放军赴俄参演舰队遭日本监视

中国编队过宫古海峡归国 途中释放无人直升机

中国编队过宫古海峡归国 途中释放无人直升机

印度二手航母妄想对抗“瓦良格”

印度二手航母妄想对抗“瓦良格”